•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>> 故事 >> 内容

    一个老故事 来源:舜网-济南日报

    时间:2017/5/21 8:11:16

      核心提示: (原标题:一个老故事)   她的故事是个老故事,我曾经以为她会有个好的归处。多年以后再次回山,问起她,故事还在,人已不知去向。我对师兄们谈起她时的讳莫如深竟然有点伤感,也终于明白,世间的故事,很多不...


    ?

    (原标题:一个老故事)

       她的故事是个老故事,我曾经以为她会有个好的归处。多年以后再次回山,问起她,故事还在,人已不知去向。我对师兄们谈起她时的讳莫如深竟然有点伤感,也终于明白,世间的故事,很多不会那么理所当然的变好,即使在通向变好的路上,也会走失。
      她叫随佛,是我5年前上山时,见到的第三个人。当我拖着沉重的行李箱下了驮马,第一个给我打开山门的是一个15岁的小女孩儿,第二个见到的是庵里的当家师父,第三个就是恰好到师父禅房取香的随佛,近70岁的老妇,清瘦,背有些佝偻,眼窝很深,皱纹像眼窝一样深。当年我觉得自己与每个人都是一样的,我15岁,也已经70岁,她们的命就是岁月熬的粥,五味杂陈,我端着百般滋味,与没有任何滋味,亦并无二致。就像我答应编辑晚上交稿,10点的晚上,与凌晨3点的晚上,都是黑夜。
      那年夏日,山里的夜却凉得紧。夜里10点熄灯,通屋里二十几个人,几乎都一言不发地各自忙碌。我睡在门边第二张床,对面就是随佛的床,她干枯的双脚浸在盆里,盆里的水冒着热气。她指着墙角的盆示意我用,却并不说话,只深深地望着我的脸,眼神很远。屋里有各种人,高的矮的胖的瘦的年轻的年老的丑陋的和貌美如花的,像古旧的木门,墙上的蜈蚣,窗外的星子,并无二致。那年的我是如此混沌而又如此清醒。有生以来第一次与二十几个人睡一个房间,竟然睡得无梦,很沉,也竟然记住了平日根本不会去细细端详的老人。
      她叫随佛,是我第二天以后才知道的。我上山3天就皈了依,什么都不懂,就觉得修行是好东西。皈依后我开始拥有了一大批的师兄,佛门女子修男儿本色,皆称呼师兄,我觉得很好很克矫情。我也开始学着担水,冲旱厕,偶尔捡些柴去斋房,扛,我是没多少力气的。这些还都不足以改造我,直到有一天,斋饭过后,坐在旁边的随佛摸索着,从斋堂的抽屉洞里掏出一捧红枣,双手递给我,冲我笑。她的手很黄,像枯死的木头,还有坑洼的木疤,指甲长,指甲缝有泥,这让我皱眉。接还是不接,对于在家餐具都要刷三遍的自己,真是个考验。她的眼神又望过来了,很执着,闪着光。我接了,那时觉得是很郑重的一件事。我接过来枣子,取一颗,含在嘴里,用牙齿咬下去,嚼碎了,咽。随佛显然很高兴,像得到莫大的尊重,笑得皱纹开了花。
      从那天起我觉知了“放下”,开始欢喜并坦然的穿粗布素黑的山里衣服,开始不化一点妆,开始喜欢看着随佛笑,欣赏她如欣赏一尊美人儿。我开始踏实地做一个从未做过的自己,一切从吃了随佛递来的枣子开始,就像吸食了第一口海洛因的人,从此不再保有过去。随佛很苦,这不是她自己说的,是别的师兄说的,一个苦悲一世的纳西老太太,只是上了山,才笑得越来越多。我会找随佛一起在课后去后山走走,她每天晚上都会打着手电去关山门,我踩着草簌簌跟去,她总是深着眼睛给我说话,例如告诉我:除了八大山人,谁都瞧不上。例如给我诵词: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。我知道她并不简单,除了悲苦,懂得不少也许加重了苦难。学问多了,真的就不容易轻易快乐。
      她也淘气过。每个下午我们都会全体步行几公里山路去大师父寺里听经,一些入世和出世的净土大法,大家盘腿打坐,止语而专注。有一日随佛在课上突然递给我一张小纸条,打开一看,工工整整两个字:莫奈。她笑得像5岁孩子,指指我。我也乐,虽然我觉得自己更像梵高。对于随佛莫名其妙地喜欢我,像待孩子一样,至今是个谜。我深刻觉得了随佛的在乎,是下山前夜,我说我要走了,她显然非常生气,没有其他师兄师父的祝福和嘱咐,却在大殿里磕了一夜的头。那晚对面她的床是空的,第二天送行时,人群里也没有她。

      我一走就是5年,今年再回去,问起她,有些知情的会皱皱眉。后来我大抵知道了些缘由,随佛的苦深得狠了,抑郁,修的不通悟,会常常感叹死了好。佛门忌讳负面情绪,会影响初来乍到的其他修行人。师父让她回老家下山去,听说随佛闹得更厉害,于是更没了留下去的可能。至于下山后她去了哪里?再也没有人知道后面的故事。这显然不是一个好故事。修行的路上,真的不是每个人都能到达彼岸。只是我不会在意别人怎么说,她依然是那个给过我温暖的老太太,她依然是个谜,是泥土,是黄金,是别无二致的万物。
    作者:舜网-济南日报 来源:济南日报(济南)
    相关文章
    关于我们??? 联系我们???编辑指导???德孝基金???人员查询???撰稿查询???品榜人员
    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:100733 电话:010-65365235
    京ICP备14049483号-4 京ICP备(英)16014648号-1 京ICP备(中)16014648号-2
   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:文信京[2009]091282号 投稿邮箱:bxzkchina@163.com
   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yabovip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
   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《百姓中国yabovip》观点,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.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站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